《電子技術應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通信與網絡 > AET原創 > 新基建帶來新安全

新基建帶來新安全

兩會網絡安全提案呈現出濃濃“新”意
2020-06-02
作者:范赫男
來源:信息技術與網絡安全
關鍵詞: 網絡安全 新基建 5G

網絡安全作為兩會提案的“老題”,今年呈現出越來越多的“新”意,所謂新意源自當前炙手可熱的“新基建”概念。

按照發改委的權威定義,新型基礎設施的概念主要由三部分組成:一是指傳統基礎設施轉型升級,如,智能交通基礎設施、智慧能源基礎設施等;二是指基于新技術生成的新基礎設施,如以5G、物聯網、工業互聯網、衛星互聯網為代表的通信網絡基礎設施等;第三種是指具有科研教育等公益屬性的基礎設施,比如,重大科技基礎設施、科教基礎設施、產業技術創新基礎設施等。這三部分組成了新型基礎設施的基本體系。

事實上,“新基建”的提出是貫徹新發展理念,實現高質量發展,進而實現經濟轉型升級的重要舉措。作為伴生技術,新基建的網絡安全問題自然成為今年關注的重點??v觀今年關于網絡安全的提案總體呈現以下幾種趨勢和特點:

一是加強戰略頂層設計的呼吁愈發凸顯

全國人大代表、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認為我國數字經濟正在邁向一個以新基建為戰略基石、以數據為關鍵要素、以產業互聯網為高級階段的新時代。為此,他今年提出《關于加快制定產業互聯網國家戰略壯大數字經濟的建議》,將產業互聯網的建議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為實現此目標,需要加快推進云計算等新基建,以“數據中臺”建設為重點和突破口,推動智慧城市、智慧鄉村建設,提升數字化治理能力,持續推進開源協同創新生態,并加大產業安全投入,為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保駕護航。

全國政協委員、360集團董事長兼CEO周鴻祎認為,網絡安全貫穿新基建的戰略安全、技術安全、應用安全和運行安全的始終。其中,5G建設是新一代關鍵基礎設施的重中之重,因此無論在發展還是安全層面,都具有基礎性和全局性的戰略意義。按照《網絡安全法》 “同步規劃、同步建設、同步使用”的三同步原則,應該從戰略高度審視5G網絡安全的重大意義和緊迫性。為此,他今年旗幟鮮明地提出制定《國家5G安全戰略》。

全國政協委員、安天董事長、首席架構師肖新光認為,當前形勢下的網絡安全防護和網絡應急工作不能單純停留在網絡和信息系統層面,重大社會風險已經融入網絡空間安全風險之中,需要站在總體國家安全觀的角度予以重新關照。為此,他提出《關于立足應對重大社會風險綜合應急保障需要,提升網絡安全應急能力的提案》的建議,建議在加強網絡安全防御公共基礎設施建設和提升政企機構網絡安全防護能力的同時,完善重大社會風險協同研判指揮機制;建立網絡安全應急與戰備人員組織機制;建立網絡安全技術裝備和戰備物資分級戰略儲備和運維機制。

全國人大代表、小米科技創始人雷軍建議,將衛星互聯網作為重點發展的戰略新興產業納入國家發展規劃,并明確衛星互聯網相關商業航天企業是國家航天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等。面對商業航天領域的發展機遇,衛星互聯網安全引發熱烈討論。

二是經濟社會的數字化轉型已勢在必行

關注今年代表的兩會提案,大家普遍認為,在新一代信息技術加持下,數字化轉型為中國提供了一次換道超車的歷史機遇。一方面,“新基建”是貫徹新發展理念,實現數字化轉型升級的重要舉措;另一方面,5G通信、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新技術迭代發展,為數字化轉型提供了量變到質變的可行性。這其中智慧城市建設(智慧交通)、工業互聯網構成了數字化轉型的重要的應用場景。

聚焦產業智能化,全國政協委員、百度董事長李彥宏提出構建具備國際領先水平的人工智能新型基礎設施,通過建設開源深度學習平臺,加速人工智能技術在各行業中的基礎應用。為智慧城市建設中構建現代交通治理體系尋找到數字化轉型的應用場景,李彥宏特別提出《關于加快智能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助力交通強國戰略的提案》,他認為,打造人工智能新型基礎設施,在交通方面,人工智能、5G通信等新技術為實現智能交通提供了可能,加快智能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建設現代化交通治理體系正當其時。

對此持有相同見解,全國政協委員、啟明星辰董事長嚴望佳提出《關于推進智能車聯網安全風險評估的提案》,她認為隨著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汽車與能源、交通、信息通信等領域加速融合,自動駕駛汽車、無人作業車等各類新型智能網聯汽車成為了產業融合創新的重要載體。車載傳感器、控制器、執行器等裝置,在實現車與人、車、路、云端等智能信息交換、共享的同時也帶來了巨大的信息安全風險和隱患。建議針對智能車聯網進行常態化信息安全風險評估和車輛信息安全檢測分析,保護智能車聯網及交通安全。

工業互聯網作為制造業產業升級的重頭戲,諸多提案都予以強烈關注。在從OT向IT融合演進中,工業互聯網蘊含著極大的安全威脅與風險。在產業升級大勢所趨和國際安全局勢緊張動蕩相交織的背景下,如何應對風險挑戰最終還是要靠創新。嚴望佳提出《關于推動人工智能賦能工業互聯網安全發展的提案》,她認為工業互聯網中快速產生積累的大數據,既為人工智能賦能工業互聯網發展提供了天然平臺,也為工業互聯網安全實現賦能。建議研究針對性的人工智能賦能工業互聯網安全技術,引導激勵成立多方參與的聯合實驗室,構建工業場景的仿真環境,開展聯合攻關助力工業互聯網安全問題的解決。

三是網絡安全理念正在轉型

在總體國家安全觀日益凸顯的背景下,網絡安全理念的轉型成為一種必然。今年網絡安全提案聚焦戰略安全、頂層設計逐步增多,“大安全”理念從過去“尤抱琵琶半遮面”,到今天“千呼萬喚始出來”,體現了網絡安全概念內涵和外延的演變,反映單純的網絡安全向網絡空間安全的轉向。主要有三方面體現:

首先,體現了虛實融合的大安全視域。網絡安全議案覆蓋范圍涉及戰略安全、社會安全、產業安全、技術安全、運行安全、數據安全乃至人身(隱私)安全等,從側面說明整個社會數字化轉型程度的加深,提速的加快。特別是工業互聯網為代表的關鍵信息基礎設施的數字化轉型以及個人信息保護,將安全理念從宏觀到微觀貫穿始終,從虛擬向現實延伸。從某種程度上意味著割裂孤立看待各種安全的時代已經過去,“大安全”時代悄然降臨。

其次,體現整體統籌、安全先行的思維。在過往的信息化建設中,因為種種原因,網絡安全的“三同步”原則并未充分得到徹底貫徹,為此遺留了很多安全隱患,在新基建中將得到全面的糾正。站在體系建設高度提出網絡安全問題,如構建新基建網絡安全體系建設,開展重大社會風險綜合應急保障、工業互聯網安全保障和信息技術創新安全保障能力建設等。運用何種理念來開展新基建,將決定整個社會數字化轉型的成敗和總體安全的未來。因此,有的提案提出“安全先行”的理念,認為安全將正是新基建的“題眼”。

第三,體現前沿技術牽引。網絡安全技術是面向未來的技術,要求網絡安全理念的轉型需要具有前瞻性和預置性。面對新技術主導的數字化轉型,聚焦5G、人工智能、數據中臺、云安全、開源協同創新技術、衛星互聯網等技術前沿,網絡安全技術發展方向和形態正在發生改變。

新基建之新,不只在于技術之新,而在于其跳脫老路、換道超車,在于其安全與發展并重。面對數字化轉型和新基建帶來的風險和挑戰,我們一方面不能搞因噎廢食,逡巡抵觸;另一方面不能搞蒙眼狂奔,輕敵冒進,而是應該將新基建與新安全同步部署,協同推進,真正將“一體兩翼”的新發展理念落到實處。

此內容為AET網站原創,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微信群里卖衣服的怎么赚钱 山西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华泰证券佣金免5 深圳风采开奖日期 经典街机捕鱼游戏 微信股票交流群套路 甘肃快三计划软件手机版 上海有哪些期货配资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59期 幸运农场小游戏 快乐十分app官方下载